走過歷史看神蹟

走過歷史看神蹟-2我們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,來看待聖經中的歷史與神蹟

文◎李志榮牧師(傳神關懷傳播協會北美總幹事)

幾年前我收到一位長老的電郵,非常興奮的分享一則聖經考古的大發現:考古團隊找到了聖經民數記十三章中記載的亞衲族巨人的遺骸,而且有圖有真相,證明了聖經記載是屬實的;往後的幾天,也陸陸續續接到其他基督徒傳來的相同電郵。當時我心中有很大的疑問,這麼大的考古發現,為什麼沒有聽見任何媒體的報導?其中是否有其他的問題?果不其然,幾天後,我又收到另一位傳道人的電郵,道出了真相:這是有人惡作劇,將1993年芝加哥大學考古隊,在非洲尼日挖掘到的一只六十呎長的恐龍化石,利用photoshop修圖軟體,加上一具骷髏頭,這樣的移花接木,就變成讓基督徒興奮的聖經考古大發現,不僅於此,有許多諸如此類的「發現巨人」的照片,頭顱居然都是一模一樣,顯然也是利用相同的修圖軟體搞惡作劇。聖經不能單靠考古一方證明這個事件讓我思考,考古一定可以證明聖經嗎?聖經需要考古學來證明嗎?這是一個大哉問,我們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看待聖經中的歷史與神蹟?

聖經和世界上其他宗教經書的不同之處,在於聖經不是記載有關道德、精神、以及儀式上的教訓,而是將信仰建立並完全交託於支配歷史的上帝,並對上帝所存的盼望及順服。所以我們的信仰是藉著歷史的形態來傳達,也就是透過記載一個民族生活在一定的時代、一定地區所發生的事,將這些事放在上帝的手中觀察,以表白他們的信仰。除非我們認真的重視歷史,否則就無法了解聖經中的信仰,因此研究聖經,就必須研究古代以色列的生活,而考古學就是協助我們重新發現過去的時代。

我們要了解聖經,考古是一門重要的學科,但是單單以考古學的研究來引導神學,會帶來不可避免又相當嚴重的危險。首先,我們必須要知道,聖經是由文學的方式來記載聖經的歷史,所以從考古的角度看聖經時,也必須要從希伯來文學的角度來研讀聖經。第二,我們要了解考古也是有限制的,考古的研究和發現,不能完全證明聖經是真實的,但可以幫助我們瞭解聖經時代的歷史環境、文化背景、和所記載的事件,對於聖經的解釋有時提供了無形的幫助,但有時卻也可能造成相反的效果。

以信心和文學全方位解析聖經

走過歷史看神蹟-3聖經所記載的歷史,從天地的被造、物種的起源、人類的出現、發展的歷史,到耶穌、早期教會的時代,其內容的長短,並不是按著事件發生的時間長短來編輯。例如,聖經用五卷書記載以色列人出埃及、進迦南的事蹟,考古發現,公元前十三世紀,巴勒斯坦南部的確出現了大遭破壞的現象,證實是由於以色列人的入侵所致。但是要認為這個事蹟是出於上帝,為要彰顯祂在歷史上的公義引導,則需要用信心的解釋和透過文學的解析來明白,而無法單單用考古的一方來證明。然而,回到人類的歷史,地球和其中的生命究竟有多老?聖經有著簡單、明確的紀錄,這卻無法只用考古學的詮釋來證明和解釋!

早期的教父們,甚少知道希伯來文,而是使用希臘文的七十士譯本,認為地球與人的創造,約在他們時代之前的六千年左右,以後優斯比烏和耶柔米,研讀希伯來文,欲將年代縮短為四千年,所以大多數都贊同公元前四千年至六千年前,由上帝開始創造,並且在六日內完成,而一天就是我們的二十四小時,這是早期基督教圈內一般所持的觀點。但到了文藝復興時期,人們對異教和古物的興趣,轉而在之後的數世紀中,由於探險家對於廢墟的發現,到之後許多科學部門的發展,各方面的探討,將人類的起源,追溯至百萬年前混沌不明的時代。

考古發掘加增對聖經的信念

走過歷史看神蹟-4英國地質學家威廉史密斯在一七九九年證實岩石是有層次的,而地層根據其中所蘊藏的化石性質,可以推定其年代的次序,然而在地質學和生物學的發展,早期的教父,甚至奧古斯丁都相信,許多化石可以作為聖經中巨人存在的證據,但這種簡單的說明成為愈來愈複雜的問題,這些問題根據創世記的頭幾章,就難以解答了,許多的發現讓人們相信人類的歷史,遠比舊約所記載的複雜而久遠!

另外一個探究的路線,乃是考古學重新發現了聖經世界中的古老文化,在尼羅河三角洲的羅塞塔附近所發現的石碑,解開了象形文字之謎,進一步了解有關古埃及的生活瑣事。被發現的比希斯頓石碑,藉著亞述和巴比倫的楔形文字,解開了亞述和巴比倫文獻的祕密,並從亞述古王宮的遺址、尼尼微、迦拉等地的發掘,讓我們知道這些王在以利亞、耶利米的時代,在以色利的歷史上的確佔有十分重要的角色。由於陶器型式的知識,對於年代有驚人的發現與了解,只要從陶器或足夠的碎片就可以確定使用的年代,也使得早期以色列人的城市與迦南人間的城鎮分別,進而可以追尋以色列民征服迦南的蹤跡,以及在以後數世紀中的盛衰、興亡,一直到猶大國覆亡時,巴比倫尼布甲尼撒的軍隊所造成的破壞殘跡,都一一的被發掘與證實。

隱密的事是屬於耶和華

與日俱增的發掘工作,特別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,巴勒斯坦地區在日趨嚴格化的考古學與語言學的研究方法下,大批古代文獻的陸續出土,和古代語言文法知識的增進,以及聖經地理的研究,證實了許多地方與聖經上的記載完全吻合,加增了我們對聖經的信念,較之從前對聖經中的人和事有更充分的了解。這樣發展中的科學,帶給聖經年代學與日俱增的可靠性,自然科學和聖經原文的了解,也逐漸地增加了我們對創世記開頭幾章的認識,明白那不是字義上的意思,也不是史前人類的紀事,而是在聖經文學中,神學上的敘事,依據古代普遍的世界觀,來表達著上帝與世界的真實關係。愛因斯坦有句名言:「科學沒有宗教是跛的,宗教沒有科學是瞎的。」我們不需要將神蹟的基礎建立在有限的科學上,也不要讓有限的科學成為我們排斥神蹟的藉口,聖經不會因著科學的發展而受到影響,反而比科學家所研究的已知事實,更為真實而歷久不變!

「隱祕的事,是屬耶和華─我們 神的;惟有明顯的事,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,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。」(申命記 廿九 29)我們對聖經中有許多不明白的事,但這節經文勸告我們要遵行上帝的旨意。隱祕的事,是人所不能知道的、無法明白的事,是屬乎上帝的事務,而已經啟示的事,就是上帝所給的律法以及耶和華藉此表達的旨意,則在人類現時的知識範圍之內。這些事,我們有責任遵行。

傳神將透過「神蹟十三問」精采的影片,加上精心設計的導覽手冊,從各種科學的探討、歷史背景、神學意義、以及解經產生的信息,來幫助我們明白聖經中受爭議的十三個神蹟,可以真實遵行上帝在其中所生發的旨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