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蹟,相信的人才能看見

神蹟相信的人才能看見-2文◎傳神編輯室

沒有一個愛思考的人,能不受到現今的科學與知識,對他們心目中所謂 神和世界觀的衝擊。摩西使紅海一分為二,號角聲便能使耶利哥城倒塌,耶穌死後三日竟復活……對於一個不相信聖經,懷疑 神是否存在的人,這些關於神蹟的記載,或許只不過是作家筆下虛構的故事,是希伯來人的文字想像,是遠古的神話!

即便是信主多年的基督徒,都可能會問:那麼多不可思議的聖經神蹟,都是真的嗎?我能不能只信耶穌不信神蹟呢?而什麼是神蹟?如今神蹟還有可能會再發生嗎?神蹟跟基督徒的信心有關係嗎?就某種角度而言,比起非信徒,基督徒更需要去思考神蹟的問題,除了捍衛聖經的權威性,必要的時候也可以知道,如何去回應這些質疑。

我們生存的世界是尋常?抑或神蹟?

談到神蹟,一般人會認為神蹟即是異乎尋常、叫人稀奇驚訝的事,但所謂的「尋常」又是指什麼呢?日出日落、春去秋來……生命的賜予、宇宙秩序之美在我們看來都是尋常的事。當我們看宇宙的運轉,它的自然律被微調到剛好讓我們這樣的生命得以存在,這真的是「尋常」嗎?天文學家 George Greenstein 曾說:「當我們縱覽一切天文學證據時,不由得再三想到,必有一個超自然的力量介入。雖然我並不刻意尋找上帝,卻好像突然發現「至高者」存在的科學證據。是否上帝的介入,是為了我們的好處,創造了這精密的宇宙呢?」

聖經當中對此有明白的指示,羅馬書一章 20 節說:「自從造天地以來,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,雖是眼不能見,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,叫人無可推諉。」大自然是 神所創造,只是習慣享受它、出於它的人類視之為尋常,在這樣的「尋常」下,若造物主為了成就祂的旨意,而干預了自然定律,使十災降下、使紅海乾涸、使水變成酒,因為非常罕見,因此我們便驚訝地說:神蹟發生了!若任憑大自然自行運作,我們會相信大自然不會做出違反定律的事,然而,神既是真神,又是大自然的創造者,我們得承認,偶爾 神會按祂旨意行出一些我們從未見過的事,而這些就成了我們稱為的神蹟。

人是有限的,神是無限的

講一個印度國王的故事來做比喻。十七世紀的印度,國王正在聆聽荷蘭大使講述遠方家鄉的趣聞。大使告訴國王,家鄉遇到天寒地凍的日子水會變得堅硬,甚至大象也可在冰凍的水面上行走。國王說,「剛才你告訴朕的奇聞,朕都相信,因為朕看你是嚴肅誠實的人,但現在朕肯定你在說謊!」印度是位於赤道上的熱帶國家,終年炎熱,國王有生以來從未見過冰雪,因此有這樣的質疑。

大部分人的生活似乎也是如此,我們發動引擎預期車子往前,開電燈預期燈會亮起,因為是根據過往的經驗,成為我們目前生活的指引。但事實終歸是事實,國王即便人生經驗豐富,有誰在十七世紀的熱帶地方聽聞水會變硬,更不用說堅硬到大象可在上面行走?然而,他終究是錯了!正因為我們是有思想的活人,所以會憑藉過去的經驗懷疑 神的作為,然而,從印度國王的例子,我們恐怕不能說神蹟不可能存在。反過來說,人所定義的神蹟就是依據過去經驗不太可能發生的事,假如大概會發生,便稱不上是神蹟了。

信者恆信,不信者恆不信

曾經在一所大學的課堂上,一個自由派主義的無神論教授,談到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過紅海的神蹟,他調侃著說:「以色列人過紅海時,紅海的水大約只有五六尺高,五六尺高的海水怎麼需要勞動 神來分開呢?所以出埃及記的紅海神蹟,是消遣百姓的故事而已。」在座一個學生馬上回覆教授說:「是的,五六尺高的海水,卻能夠把所有埃及的士兵和馬匹捲入並埋進海底,這真是一場神蹟!」這位教授和那位學生最大的分別在於,不相信的人會想盡辦法否定,而相信的人就能夠找出讓他人信服之處。聖經是一本神蹟的書,處處記載著顯神蹟的神,從創世到新天新地,每個章節都在訴說神蹟,每個脈絡都在傳講創造神蹟的 神。神若曾經在聖經的時代施展過神蹟,也必定在我們這個世代再次顯出祂的能力。

神蹟,只有相信的人才能看見,我們需要再一次思考自己看待神蹟的態度究竟為何?透過「神蹟十三問」這套影集,將導引我們去正視心中的疑惑,它彙集各種不同專業的背景,提供不同的解釋,加上觀影者自身對神蹟的體會,用嚴謹、剖析的態度,探討聖經中各種神蹟發生的可能性,若能同時邀請聖靈進入內心、將使我們與古代的神蹟再次對話,進而更加認識我們的信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