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敬拜中得醫治

文◎傳神編輯部採訪報導

她的眼淚在聖潔的樂音中像不能斷線的珍珠,洗滌了所有傷口,醫治了人不能到達的靈魂深處

-方美琇的生命故事

美琇從小生長在台灣中部一個望族的數十人大家庭中,身為家中第一個長孫女的她自然備受寵愛,美琇也就成為嬌嬌女一個,除了把書讀好,毋需其他任何承擔。但是天有不測風雲,從來就像大樹般的家族在她 15 歲那年無預警的倒塌,從來不曾離開過大家庭的父母帶著自己和弟妹一家來到台北,美琇才被迫面對了外面的現實世界……。

也是公子哥一個的父親,因為生意一再失敗,在美琇大二那年突然離家,說是要到異鄉東山再起,卻從此不曾復返。幸虧靠著親人接濟,美琇也半工半讀撐起一家,但母親從此罹患重度憂鬱,在美琇 40 歲那年因婚姻中的裡外煎熬,無法撥空多照顧母親時永遠離她而去。孝順的美琇多年的撐持毀於一旦,自己的婚姻早已亮起紅燈,而雪上加霜的是,兒子因為年幼生病的後遺症,被診斷為重度反應遲緩,學校功課完全跟不上……,美琇終於因無法承擔這一切而崩潰了……。

在各樣擊打中經歷聖靈的醫治

罹患了恐慌症的美琇,要何去何從?辭去工作回家養病期間,美琇想起了高中時所信的那位「耶穌」,那位曾經在她徬徨無助時引領她撐起一家的主,卻在婚後漸漸被忙碌所遺忘……。她排除萬難來到一位基督徒同學介紹的陌生教會,每當崇拜或團契敬拜的歌聲響起,彷彿聖靈的工作般,美琇的眼淚就像不能斷線的細雨,一直下、一直下……,唯有 神明瞭她的苦情,唯有 神接納她的傷痛……。一位團契姐妹因著愛她,把她帶到一位外國宣教士的婦女小組,美琇才發現心靈受傷、身體生病的人何其多,在那裏她第一次在更深的敬拜中,宣教士帶領她得著更深的醫治。

美琇的恐慌慢慢離她而去,她不必再依靠藥物,靠著聖靈的幫助,她再一次找到生活的力量、人生的目標。

中間她也多次去到禱告山,藉著禁食禱告和長時間浸泡在敬拜的樂音中,深深悔改、洗滌過去,赦免自己,也饒恕那些傷害過她的人……,美琇漸漸又成為一個新造的人。

以敬拜開啟一天的個人祭壇

今天的美琇自己成為婦女團契的同工,曾經在機構的福音協談專線中服事多年,用自己的見證鼓勵了無數的弟兄姐妹和福音朋友,特別是那些罹患各種精神疾病,不被了解、接納卻活在孤獨角落和黑暗中的人。她的先生因她的改變回轉愛主,她的兒子也因著信仰接納自己的缺陷,成為一個有信心且喜樂的孩子,甚至超過所求所想最後拿到美國的碩士學位。

美琇承認敬拜的生活對她而言很重要,每天的靈修或祭壇時間,她總是從感謝和敬拜開始,在敬拜的 CD 詩歌和樂音中與主相親,研讀 神的話語開始一天的生活;她也喜歡在團契的敬拜中服事人,往往能帶下 神的安慰與滋潤,做出人所不能到達的深處醫治。

敬拜帶來深度的醫治釋放

我在敬拜中得醫治2

美琇歸納出從敬拜中帶來的醫治釋放至少有下列幾個方面:

一、在敬拜中完全的降服於 神

神給人完全的自由意志,唯有被 神的愛深深觸摸後,人才會認識自己的敗壞,願意趕出心中的邪靈,交出自己的主權,讓 神的國臨到,讓 神的旨意開始在人身上暢通。

二、在敬拜中真正的悔改與饒恕

如果發現過去有不討 神喜悅的部分,需要陳明悔改在 神面前, 神會按著祂的屬性接納我們,也要我們靠著祂的名接納自己、接納別人,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。人生免不了許多傷害,因著耶穌饒恕的榜樣,我們可以學會饒恕。

三、在敬拜中重新看見,生發力量

世俗的世界充滿了混亂,不能讓人看見自己的本相。唯有在敬拜中,神會藉著聖靈向人說話,重新整理自己的一切,藉著恩膏產生力量走出新的人生。四、在敬拜中醫治情緒,得著自由當人的情緒被魔鬼壓制時,會產生如膽怯的靈、孤兒的靈、被囚禁的靈、破碎的靈、被玷汙的靈等受傷狀態,唯在敬拜禱告中靠聖靈一一釋放,方能得著真正的自由。

眼淚是醫治釋放的必須,即使一國的宰相約瑟,當他看見自己所愛的幼弟便雅憫,看見殘害他的兄長們,如果沒有抱著放聲痛哭,如何化解一切的恩怨情仇?感謝 神給我們屬靈的敬拜,感謝 神在淚眼婆娑中讓我們得著醫治和釋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