烏干達復興的故事

烏干達復興的故事2不可思議的禱告力量

文◎編輯室整理

我沒有在隱密黑暗之地說話;我沒有對雅各的後裔說:你們尋求我是徒然的,我耶和華所講的是公義,所說的是正直。(以賽亞場 四十五 19)

僅僅二十多年前,你所能知道的壞事都發生在烏干達:有拜巫術的獨裁者,大獻活人祭;有對基督徒的逼迫與殘殺,很多牧師被關在監獄中;愛滋病的比例高達 34%,基督徒的比例非常稀少,教會中若有 5 個人就是最好的「盛」況了。

從 1962 年獨立後到 1986 年,烏干達一共歷經了十位總統;期間戰火連連,一個比一個殘暴,尤其阿敏執政時把回教列為國教,殺害了無辜的上百萬人,並且邪靈密術橫行,大量逼害基督徒。阿敏下台後,烏干達連續遭受愛滋病的侵襲,讓這個國家束手無策,聯合國衛生組織甚至一度公告,這是全球被愛滋病影響最嚴重的國家。為什麼烏干達老是成為世人眼中的困苦和災難之地?

烏干達竟得神蹟似的翻轉

二十多年後,今天的烏干達有 90% 的基督徒,回教徒只有 6%,神蹟、奇事、異能橫掃全國,政府、軍隊、企業界等重要領袖大量的重生得救歸主。甚至當基督徒總統上台,政府內閣還設有「道德誠信部」,與 神訂下千年誓約,把國家奉獻給神。於是愛滋病人神奇地康復,烏干達的經濟並且蓬勃發展,竟能在非洲發達經濟國家中排名第二位。烏干達憑什麼扭轉乾坤?這一切是怎麼辦到的?

這一切,是從烏干達的教會起來依照神的心意,迫切為國家禱告開始!烏干達是非洲的中心,有學者形容它像是非洲的子宮,孕育著古實文明。烏干達擁有長久的屬靈歷史,從 1775 年福音傳到烏干達之後,黑暗權勢就起來與光明國度爭戰。當白人宣教士和當地領袖發生衝突被迫離開,少數黑人信徒就聚集禱告甚至禁食,使基督信仰得以保全,而傳教士則藉由阿拉伯商人捎信鼓勵這群可貴的福音勇士。

1886 年,當暴政專制的國王立回教為國教,拆毀教會並逼迫基督徒,把領袖抓到法庭受審,許多年輕的信徒因此殉道。1893 年不冷不熱的靈進入教會,所有小組聚會停擺,勉強維持主日崇拜。一直到 1915 年某天,一位信徒將受洗證書丟給牧師,表明他不再信主,因為受夠了這種假冒為善,彷彿雙面人的生活。年青的牧師關在密室向主哭求,並在主日講台上當眾悔改,現場立刻得到回應,教會從那一刻開始復興,主愛進入家庭,影響鄰舍。從 1775 年直到 1990 年,烏干達的教會一共歷經了六次的轉化運動,見證 神奇妙的大能。

烏干達大復興的禱告關鍵

在 1970 年代阿敏總統上台、屠殺傳道人、殺害上百萬無辜生靈……那段黑暗時間,基督徒躲到叢林裡聚會,劬勞禱告,為國家晝夜代求。當烏干達的教會開始起來依照 神的心意為國家祈禱,兩年後暴君阿敏下台。當時蒙 神選召帶領這波烏干達大復興的慕約翰牧師,分享到地土的突破性禱告,在於「建立祭壇」。慕約翰牧師提出了「亞伯拉罕的策略」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個人的禱告祭壇,不論從事的行業為何,每個人都能擁有禱告的生活模式,保持一顆隨時願意放下自己與 神溝通的心志與習慣。建立合 神心意的禱告網絡。

慕約翰牧師聽見 神說:「給我一個網,我就會將你的國家從困境中拉拔出來……」;他繼續禱告尋求,方知「網」意喻著一個合一禱告的網絡,除非在烏干達開始建立合一禱告的網絡,個人是無法單獨面對烏干達的空中執政掌權者,除非有個超越個別事工和宗派的異象,並且擴展看見 神對烏干達的心意,人們是無法克服空中執政掌權的邪惡勢力,更無法在烏干達建立 神的國度。感謝主,慕約翰牧師和他的團隊做到了。「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,若是自卑、禱告、尋求我的面,轉離他們的惡行,我必從天上垂聽,赦免他們的罪,醫治他們的地。」(歷代誌下 七 14)藉著同心為烏干達的屬靈環境禱告,斥責行邪術的靈離開,如同生產之苦的為著復興與改變努力祈求,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-現在的烏干達已煥然一新,人們以身為烏干達人為榮,這是禱告的大能所帶來的結果!所以不論你在美國,或者台灣,慕約翰牧師說:「轉化從自身渴望耶穌基督的活水開始。」面對末世的紛亂和需要,起來建立你的祭壇(個人祭壇-家庭祭壇-教會祭壇),並且手牽手連結於全國合一的禱告網絡,一起迫切禱告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