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偉德在台灣的二、三事

圖 1 ▲艾偉德和義子艾啟光 1963 年飛往倫敦,同年 12 月 27 日回到台灣。

從實踐宣教異象到成為「孤兒之母」─

文◎劉麗平(傳神研發部特約主編)

有關艾偉德宣教士的主題報導<三從四得的小婦人>於上期刊出後,編輯室很榮幸接到了我們從網路擷取的部分資料版主-陳中陵老師來電,寄來他 2008 年在台北教育大學社教系的碩士論文『孤兒之母:女傳教士艾偉德的生平與形象』,我們驚喜之餘並蒙陳老師首肯,摘錄部份精彩內容作為後續報導。希望以此短文向這位偉大的宣教士致敬,更做為今年適逢艾偉德「來華宣教 80 周年暨逝世 40 周年」的紀念。

艾偉德對台灣育幼事業的貢獻

從 1957 年 9 月 2 日,艾偉德自基隆港登陸上岸,電台與報紙競相報導這個消息, 她也受到非常榮譽的接待;一直到 1970 年元旦她在家辭世,艾偉德在台灣的大部份時間,均投注在孤兒育幼的教養工作上。雖然中間歷經了初建階段(北投及木柵)、興盛階段(北投)、挫折階段(杭州南路)與重建階段(天母),「艾偉德兒童之家」終於由盛漸衰而在 1970 年代晚期結束經營,「艾偉德」的名字自此不再被台灣社會紀念。然而艾偉德在台灣的 13 年間,對於台灣育幼院的貢獻卻是成果斐然,特別是在以下兩個方面傳遞育幼院願景:

艾偉德在台灣的二三事2艾偉德最為人知的故事,就是在中國抗戰時期,獨自帶領百餘位難童披荊斬棘到西安的故事。在台灣的艾偉德將這段育幼經歷,擴張她的使命與執著,繼續傳遞育幼的願景。她透過在教會以及公開場合演講的機會,為這群孤苦無依的孩童大聲疾呼,盼望大家能夠發揮愛心,關心這群孩子。

結合海外資源:艾偉德結合來自美國世界展望會的經費資源,挹注所需的建設經費。後來雖因人事問題分道揚鑣,但她仍積極向海外募集資金,遠赴美國、加拿大、英國及澳洲等地,透過積沙成塔的效力,艾偉德得以繼續成立在北投、天母等地的兒童之家。她的貢獻不僅是為難童提供棲身及教養的幫助,更是將台灣的育幼需求登上國際版面。

圖 2 ▲天母艾偉德兒童之家的孤兒們(攝於 1970 年)。

艾偉德成為社會母親的角色

艾偉德在台灣的二三事3艾偉德雖然終身未婚,卻藉由在中國與台灣收養難童,建立孤兒院,獲得中西媒體與社會人士對於她母親形象的肯定。艾偉德將傳統家庭的有形空間推展向外,收容了更多難童,孤兒院其實就是她的家,對孩子來說,沒有院長一職,只有「媽媽」的角色。

雖然沒有丈夫填補艾偉德在異鄉的不適,當美恩成為她收養的第一個孩子,就開啟了艾偉德身負母親角色的濫觴。她在自己的傳記中寫道:

如此九毛(美恩的小名)就進入了我的生活,填補了那痛苦的孤獨感,這裡有個人是我可以愛、可以關心的-這個人會因我的靠近而發亮。我幫她洗澡、餵養她, 過了不久她就不一樣了,並且她令這個地方有如家一般。

圖3 ▲艾偉德位於台北龍江路的日式平房故居(2007 年已拆掉改建)。

1962 年她將孤兒院更名為「艾偉德兒童之家」,「家」是一般孩子最基本,也是最需要的避風港,艾偉德為了不讓這些難童被外界的眼光所輕視,可說是費了一番苦心。

艾偉德與艾啟光「一條棉被的故事」

艾偉德在台灣的二三事4艾啟光是艾偉德的兒童之家,最後一位收養的孤兒,她不僅搶救了這個當初病得奄奄一息,被棄置在她家門口的男孩; 成長期間更是一直把他帶在身邊,愛如己出,甚至出國募款時也不例外。

1969 年 12 月初,台北的天氣很冷,艾偉德的被褥很單薄夜裡凍得睡不著,可是她咬牙不告訴任何人。12 月 10 日她的義子王守齡去看望她,想送她一樣聖誕禮物。開始她只是一股勁地搖頭,最後在義子堅持下才說:「我要一床棉被。」原來她將自己的棉被蓋在艾啟光的身上,墊被給了下女,自己只蓋一條毯子。這個故事在艾偉德辭世之後才被報導了出來。

艾偉德不僅是一位宣教士,她對孩子的愛,是在生活中體驗在一位毫無血緣關係的母親角色上。她將虔誠的品格,轉化為愛家行動,將聖經的教訓,實踐在孤兒育幼的行動上:「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, 就是做在主耶穌的身上。」

(本文內容轉載自陳中陵弟兄所撰:『孤兒之母:女傳教士艾偉德的生平與形象』P47-67,僅此致謝!)